首页 >人文 >详情页

那一抹云烟——寨桥故事 阅读量:50

我的家乡——寨桥,大运河从此流经,蜿蜒贯穿武清。古时有“半天下之财富,悉由此路进”的说法。最近几年,寨桥焕发生机,运河河道宛如沿河公园,人们漫步在运河河畔,碧波倒映着蓝蓝的天空,可谓“惠风拂绿树,碧水荡清波”。人们在此健身、休息、拍照和留影,组成了一幅生态观光图景。

相传,在春秋战国时期,越国大夫范蠡助越灭吴后,与西施隐居在这一带。范蠡死后,人们为纪念他,便把这一带称作“蠡塘”,蠡塘一带形成街市后,这里自然就成了蠡塘镇,这便是寨桥镇的来由。

从小便在这个叫寨桥镇的老街上长大,街上是铺着青石板的老路,两边各式各样的店铺。老街的另一边房子便紧挨着河,我的家乡便在下塘,大部分的房子建在河面上,用石头或木头做支撑。后来去周庄、西塘这样的旅游景点,便想到了小时候的老街。其实老街直到现在还一直保持原型。

据说我的外婆家解放前是开药店的,生意一般般,日子倒也过得去,外公是镇长家中长子,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是后来,战事连连,经济发展迟缓,大家生活都很拮据,于是镇上经常出没一些蒙面盗贼,到相邻家中打劫。

有一天晚上,我的外婆家就被蒙面盗贼闯进,他们用一种迷香致人昏睡不醒,然后从阁楼窗户上跳进来,翻箱倒柜找寻金银财物,若是寻不着,必将主人弄醒,然后指东你就得把值钱的给他,他们不说话,外婆认为可能是附近熟人,怕你认出,没钱了才做出此事。只要给了财物,他们也算宽容,放你一条活路,然后扬长而去。旧社会非奸即盗,这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我的母亲跟我讲过八年抗战,日本兵经过寨桥镇,首先到大户人家那里搜刮粮草,由于外公外婆家均是大户人家,相邻都尊称刘先生钱小姐,于是首当其冲,被日本兵讹上。当时一家老小听说日本兵来了都吓得躲起来,把所有笨重家伙什都搬到门口抵住门框,以便阻挡日军进门,这是多么幼稚的想法,日本兵可不管那么多,三下五除二就撬开了门,一声:“八嘎!”冲了进来,在阁楼处找到了外婆和我的大姨小姨及母亲,母亲在八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日本军官拿出军刀,一阵“死啦死啦地”,吓得屋里所有小孩都哇啦哇啦地哭,也许是愤怒,日本军官在天空中划了一道弧,我外婆的脸上、胳膊上马上就露出了血印,很危险,一不小心就要伤到人命,估计日本军官饿了,他命令外婆一家下楼烧饭吃,这才使一家老小的性命得以保全。

开锅煮稀饭,等一大锅粥烧好了,突然一阵急促哨声,这是集合队伍出发的哨声,原来新四军打来了,日本兵准备撤退,他们一窝蜂地跑出去,烫粥也来不及喝就跑了,地上丢了许多木盏,东方一朵乌云慢慢散开,人们都说那是日本兵败的象征。孩子们最开心!捡到许多木盏,回家可以盛饭。

母亲还说:“国民党兵也来过,均是吵吵囔囔找老乡要东西,还不给钱,没有良好的军队作风纪律,作为大户人家的外婆施舍一番也是应该的,她个人觉得还是解放军部队军纪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解放军大部队深夜行军到寨桥镇,他们不进老乡的家门,一个个端枪席地而坐,早上起来露水一大片打湿了他们的双肩,他们依然保持着一种姿势,乡亲们看了都被深深地感动了。”

无怪乎得民心者得天下,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的解放军,百万雄狮过大江,打败了国民党反动派,建立新中国,寨桥镇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家家户户都盖上新房,过上了好日子。幸福溢满笑脸。

重建后的寨桥更加雄伟高大,鼓舞人心。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全民奔小康!多少年的风吹雨打和水击浪冲,寨桥雄姿依旧,岿然不动,那一抹云烟,也随着历史的记忆渐渐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