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德 >详情页

“节烈常昭”——陈盛氏节烈牌坊之传说 阅读量:41

徐墅陈八房十六世孙晋良,系大房嘉谟之子,娶慈禧太后之寄子盛宣怀(官居工部侍郎)之胞妹为妻。盛氏十分贤惠,侍奉公公尽职尽孝。嘉谟早年丧偶,年老孤单。某一年腊月忽降大雪,天寒地冻,嘉谟年迈体弱,难耐严寒独宿之苦。盛氏为体恤其公公,即令自己的陪嫁小婢为公伴宿焐脚。不料,一年之后,小婢竟生一子,嘉谟也就纳小婢为续弦。从此昔日之陪嫁丫头,竟成为婆婆了。盛氏为此不胜懊丧,深感伦理不常,有失世家体面,于是终日沉默寡言,面无笑容。家庭关系也随之变得不和谐起来。一天因琐事发生口角,嘉谟怒斥盛氏为“寡妇相”。在古代,这种咒骂可以说是十分狠毒的。之后,盛氏内心充满了隐痛与不安,日甚一日。

第二年,晋良突然发病而去世了。盛氏十分悲痛,甚至哭得流出了血,丈夫已逝,她也选择不独留人世,遂服毒自殉,并留下遗嘱,告诉后人将其发簪耳环等首饰作价典当存入钱庄以生利息,家乡一旦遇到灾荒,即可以提取出来赈灾济民。

为旌表陈盛氏节烈高尚之情操,光绪皇帝特钦赐为之建造牌坊,并题词“节烈常昭”,镌刻为牌坊的横额,以供后人仰效。从此,盛氏为夫节烈自殉及遗命典当首饰济民的佳话,传遍乡里。

在现代社会,这种为夫自殉的行为固然不值得提倡,但盛氏与丈夫的深情值得我们深思,变卖首饰捐献家乡的行为值得我们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