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文 >详情页

天下第一舟 阅读量:55

在距今2500年的西周时期,在江南延陵境内有一座美丽的水城——淹城。关于这座水城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淹城的子民是古奄国的遗民。古奄国地处山东曲阜之东,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小国。当年因追随商纣叛周而被周迁怒,又因奄君誓不投降顽强抵抗,以至于周公费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达成所愿。最后怒不可谒的周公竟连城池都不放过,挖地三尺掘城成池以示痛恨。

奄国被灭以后,周的军队把奄国的遗民驱赶到长江以南的蛮荒地带,料想很难恢复元气,这才停止追赶的脚步。周军走的时候并没有全部撤离,而是留下一部分人马,就地造城建国,远远地监视防守着,不让奄国遗民再有回头的可能。

再说小奄君领着三万兵士和族人,渡过长江后一路仓惶奔逃,直到不再听到追兵的喊杀声,才停下脚步。而这时,众人觉得眼前一亮!只见前面不远的地方是一片葱绿,古木参天,隐约还听到动物的奔跑声和鸟类的鸣叫声,跟之前经过的淤泥沼泽、蛮荒之地有极大的区别,就好像是一个世外桃源,清静幽美,资源丰富。走近一看,发现此地巨石群叠,流水潺潺,山峦盘曲。更妙的是,有三条河水一圈又一圈地牢牢围绕着中间的陆地,没有任何的通道可供进出。小奄君是一位聪明机敏的少主,见此情景顿时大喜:天无绝人之路啊,这里不仅物产丰富,还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呀!于是便决定到里面中心地段去安营扎寨,休养生息。

小奄君当即就命几名士兵先行渡河进去了解情况。族人们也兴致高昂,纷纷立在岸边观看。几名水性极好的士兵脱了衣服,就往河里跳。“哇呀呀!”没想到的是,这几名士兵一到水里就惨叫起来,好像被鬼捉住了喉咙,众人定睛一看,顿时毛骨悚然。原来这条不宽的小河里竟隐藏着无数凶恶的水蛇!每个士兵身上居然有十几条狭长的水蛇缠绕,随着一阵水花翻滚,才一会儿工夫,就无声无息了——几个士兵被水蛇拖到了水底,无一幸免。

小奄君此时更加坚信这是一块不可多得的宝地,自然界大凡宝贵的东西上天都会派灵蛇奇兽看守,一般人是根本得不到的。但是自己是奄国的幼主,未来的君王,自然不是一般的人,说不定这块宝地就是专门为自己而生的。

小奄君知道水蛇大都没毒,只要不被它们缠入水中就没事。好在河边有无数的苍天大树,这些榉树树干粗大,有几人才能合抱粗细。小奄君让士兵砍倒其中一棵榉树,去掉树枝、树叶独留树干然后投入水中,树干果然浮在水中,洛命士兵再次试渡。

可圆圆的木头在水中会翻滚,极不稳定。士兵好不容易踏上原木,连站立在上面都困难,更别说要划着圆木顺利行走了。最后还是难逃掉到河里的厄运,顿时又被一拥而上的水蛇给缠住拖入水中淹死。如此折腾了半天,损了几名士兵,渡河计划还是再次失败了。

这时,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小奄君只得就地扎营休息。伙夫开始用青铜剑挖坑埋锅,准备晚饭。奇妙的是这地方资源丰富,士兵们抓了不少野鸡交给伙夫,伙夫宰杀去内脏后,带毛涂泥,再一只只地放入柴火堆中煨烤,等到泥壳崩裂时,然后敲去泥壳。鸡毛随壳而脱,顿时香气四溢,而里面的鸡肉丝毫没被烤坏。这种做法是小奄君在行军打仗时期因为缺少炊具,伙夫就地取材研究出来的,叫“黄泥鸡”,也就是被后人誉为“叫化鸡”的前身。

小奄君一边吃着黄泥鸡,一边喝着随从用陶罐端来最后的一点米酒。小奄君为了渡河的事情依然是心烦意乱,接过水罐一口喝干后便随手往河里一扔。也是该巧不巧,那陶罐正巧是底部着水,于是并没有下沉,反而摇摇晃晃、稳稳当当地随水流而去。小奄君顿时心头一亮,心想:这陶罐是黄泥做的,掏空了烧干后就可以在水里浮动,如果把这树干也掏空了,是不是也能够载人在水里行走呢?

可要把这棵巨大的木头掏空,在当时工具简陋的情况之下,却是一个无亚于天方夜谭的神话,可聪明的小奄君手里拿着黄泥鸡却有了一个大胆而绝妙的想法。

小奄君让士兵先用石斧、石锛、锸等工具,将圆圆的树干削平。然后,他把树干上不需要挖掉的地方都涂上一层厚厚的泥巴,然后用树杈架起来后,下面燃起火堆对这棵圆木进行烧烤。很快,圆木朝着火的一面、没被黄泥涂盖的一面便被烤干了水汽,烤枯成了焦炭。这时,小奄君才让士兵把圆木放下来,再用石斧砍掉、刨除已经被碳化的部位,发现轻松多了。

除掉表面的碳化层后,另一边的黄泥也干枯脱落了。小奄君让人磕掉已经烤干的干泥块,重新涂上一层新的厚泥巴,再次架到火上去烧烤。如此这般,不厌其烦的反复烤了砍,砍了烤,经过几天没日没夜的轮流操作,终于把圆木凿空了,一条像陶罐一样,四周包围中间空心的木头船出现了。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独木舟,当时小奄君的这种造船方式叫“刳木为舟”,这条最早的独木舟也就是后来成为“天下第一舟”的那只,其实就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发明的。

独木舟放入水中,果然是平平稳稳,人坐在里面也是稳稳当当。船沿离水面还有一尺见方的位置,那些水蛇居然不再来骚扰。奄君大喜,三年来头一次露出了笑容,当即留下一批人继续造独木舟,一批人先行,最后终于全部进驻入了这块风景秀丽的栖息地,有关小奄君进入这个神奇水城以后的故事,那就要慢慢地来讲了。(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