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文 >详情页

万缘桥中国守军血战日寇 阅读量:40

 常州奔牛镇是大运河畔的中国名镇,已有二千年以上的历史,奔牛镇地处水陆要冲,经济繁荣,古迹众多,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相传东周春秋时俞伯牙高山流水谢知音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钟子期就是奔牛人,奔牛镇是“秦淮八艳”之一陈圆圆的故里,奔牛镇还是中国著名纺织实业家刘国钧先生的发迹地。早在300多年前,清康熙皇帝《南巡江南图》常州卷就有奔牛镇和万缘桥的画面。200多年前乾隆皇帝南巡时也经过奔牛镇。当年苏东坡和陆游经过奔牛镇都留下了诗篇和碑铭。

   万缘桥位于大运河与老孟河的交汇处,至少在宋朝以前就有此桥,万缘桥是常州至今为数不多的原生态单孔石拱桥,万缘桥气势宏伟,桥顶还有供人休息的石质“美人靠”,即石制靠椅,虽然它已有破裂,但这里记载着一段反侵略的悲壮历史,万缘桥还是一座有着光荣历史的“英雄桥”。76年前在万缘桥上经历的那场反击日寇、保卫祖国的战斗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1937年11月29日,日本侵略军占领常州,日寇在常州城里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许多人被迫“逃难”,远的到港澳和内地,近的则到武进乡下躲避,那些无钱的常州人只能呆在家里,不少人因此被杀害。为了加快灭亡中国的步伐,日寇急于西进占领当时中国国民政府所在地南京。同日,日寇先头部队沿着沪宁铁路和大运河进犯奔牛古镇。奔牛镇是常州的西大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但在万缘桥和金牛桥,日寇遭到我国民革命军广西部队的英勇狙击(又有说是十九路军一部),为了保卫国土,阻止日军向南京的推进,我广西部队以奔牛东街公路桥堍和老孟河为阵地与日军进行了殊死决战,老百姓也参加了战斗,只见双方子弹如雨,炮弹不断在双方阵地开花,奔牛百姓准备了饭菜和茶水犒劳中国守军。据85岁以上的老者回忆,为了阻止日军过桥,我广西籍战士把茶馆里的桌椅和民众捐献的木板堆积在万缘桥上作为路障。我国官兵击退了日军的多次进攻,因弹药将尽,中国官兵放火焚烧了堆在桥上的木板桌椅,大火烧了一天一夜,日军恼羞成怒,只得退兵。后来日军从我军背后包围我部,我军因腹背受敌,寡不敌众,更因弹尽粮绝,双方激战至30日凌晨三时,我守桥部队全部壮烈殉国,万缘桥虽然失守了,但这场保卫战至少使日寇侵占南京的时间推迟了一天,有利于南京国民政府的搬迁。今天万缘桥顶上破碎的石“美人靠”,就是当年因石头经火烧而留下的印记。

   奔牛镇的百姓为了纪念这些没有留下姓名的抗日勇士,他们把中国官兵的遗体集中埋葬,并树立了“中国抗日无名烈士纪念碑”,但在上世纪70年代的平坟运动中,抗日无名烈士陵园被铲平,烈士的遗骨不知所踪。上世纪90年代,当时的武进县委和县政府为纪念这次著名的抗日战斗,在万缘桥北约300米的金牛桥上重新树立了纪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