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守信 >详情页

胥乾初告御状 阅读量:54

清朝乾隆年间,阳湖县从政乡第六图胥家塘有一个老农民,人们叫他胥太公,他家有几亩薄田,勉强度日。大儿子乾初自幼聪明。胥太公省吃俭用让他上了几年私塾。后来在家也边耕边读,大有长进。成年后,附近殷实富户请他坐馆为师。

有一年,经人介绍,胥乾初去南夏墅乡下某村为几户常熟籍佃农设馆教书。这几户佃农都是租种常州绅士潘四的田。这年秋热欠收,潘四亲自下乡督收租米。佃农们再三恳求缓交,潘四就是不答应。胥乾初看不过去,上前代为请求。潘四根本不把他放里,伸手几个耳光。胥乾初被打得鼻青眼肿。潘四逼租,害几户佃农家破人亡。胥乾初先后去阳湖县和常州府告状。谁知县令和知府都是潘四的亲戚,不仅没有准状,反而打了他两次四十大板。

胥乾初挨了打,仍不甘心,准备上京告御状。这年正巧,遇到当朝宰相大学士常州人刘纶私访江南。刘纶问清案情,在状予上写下“江南无天日,北极有青天,皇恩浩荡,国法森严”十八个字,交给胥乾初,并暗示乾隆下江南的消息。胥乾初回到家中,即写下御状:“念有江南无日月,遥望北极有青天佃户冤案沉海底,伏望天庭赐龙恩。“胥大娘穿针引线将状子绣在黄绫之上。这时,乾隆龙船过奔牛,插丫河,渡塥湖,穿运村,出分水。乾初捧着御状来到殷市桥旁,见龙船快要过桥时,大喊冤枉,纵身跳入河中。龙船上军士搭钩弯篙,把他捞到船上。乾初跌昏,见到皇上,错喊老爷,救命!”乾隆“唔”了一声。武士举刀欲斩,其申—武士问:“你是何人?岂不是飞蛾扑灯自己找死鸣?”乾初头脑清爽过来,答道:“我是本地人,是飞蛾扑灯,但’我是望日月而来。”乾隆见此人胆量不小,定有冤屈在身,暗示刀下留人。当时刘纶也在船上,对乾隆说:“我们江南百姓号称三老爷,即天老爷,地老爷,人老爷,称万岁为人老爷,与天地同寿,乃是敬,无错也。”乾隆一听,面露喜色。乾初伏在龙船上,双手呈上黄绫状子。亲随接过,呈于乾隆。乾隆阅后递给刘纶。刘纶阅后说:“小民代人伸冤属实。潘四为人,臣亦有所知,伏望圣谕。”乾隆即御笔批下“潘四罪大当斩,府、县官渎职该撤。”亲随奉旨,随带四名捕快,骑马到常州。潘四正在家中设宴请客,宾朋盈门。捕快一到,不由分说,潘四首级已下。接着叉去摘了县令和知府的官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