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守信 >详情页

青衣小帽搭便船 阅读量:43

一次,刘纶休假回乡,回京时,怕沿路官府迎送宴请、送夺拍马,便只身一人,青衣小帽,背一包袱搭便船上铬。船上恰巧是四位上京赶考的相公,十分嫌弃这个瘪老头。刘纶说:“我不白搭船,能帮着摇橹呢。”大家只得让他上了船。刘给一头钻进后舱,操橹就摇。

小船循运河北上。路远日长相公无聊,就咬文嚼字,吟诗作对,数日喧闹。刘纶听了皱皱眉,边摇橹,边哼哼唧唧。考生听了好玩,就说:“老头儿,你也在作诗。”刘纶抿嘴一笑,回说:“我只会哼,不会写。“哈哈,相公在此,那个不是下笔千言?”“那好,出个题目吧。”一个盂浪考生说:“就拿这船为题,你做我写。”刘纶接口道:“邋遢一小舟。”“啊呀!仁兄们,《四书五经》上记不得有‘邋遢’这两字”一时写不上,先画个圈儿戏。“好!第二句。”“清空水面浮。”“清空”是拔锚拉链的象声词,书呆子不懂,当然又是两个圈。“咿啊喑盎响、摇橹声。”好家伙四个连圈儿。“尺秃到岸头。”“尺秃”、是下篙拢岸声,没法-再来两个圈。一首五绝二十字,画了十个圈。大家都没趣,也无心论文了。刘纶这才耳根清静。

一路青山绿水送行舟。日傍晚时分,到了北京。河中官船也多,都按品级在桅杆上挂起灯笼,三到十二盏,只有一品当朝的宰相可挂十三盏。

刘纶探头一看,对相公说“我们不挂灯笼怎的?”相公又戏弄他道:“依你挂几盏?”“啊要挂十三盏。”“哼乱挂苜灯,冒充宰相要杀头的呀”考生也懂得官场规矩,借此吓唬他。“快挂!要有事,我承当。”年青小伙子好顽皮,大家一怂恿,真的买来大灯笼,一连串挂起十三盏。

“哐、哐、哐,”岸上,家丁鸣锣喝道来迎接宰相了。考生们慌作一团,刘纶趁机打幵包袱,穿戴齐整,站上船头。考生一见,.个个伏地请罪,口称:“死罪……宰相肚里好撑船,望大人恕罪!”刘纶微微一笑道:“起来!不知者不罪,今后,请勿狂妄。”回身指两人道:“你俩一个可入二甲,赐进士出身;一个当是三甲,赐同进士出身。”又笑对另两人说:“你们今科无望,发榜后如真名落孙山,勿怠厥志,回家勤读,多访良师益友,下科有望,勿自暴自弃,望自奋勉!!后来,果如刘纶预料。原来,他在船上一路听他们谈吐与论文,已深知四人的学力深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