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德 >详情页

互让三尺成小巷 阅读量:42

从前,常州城内有户人家。父母精心培养儿子念书。儿子聪明好学,又明事理,十年寒窗,终于考取功名,被封在边关做官。从此,破败的家庭开始逐渐富裕起来。
   家富必修宅,这是过去封建社会的普遍做法,为的是光宗耀祖,扬名乡里。这户人家准备拆掉旧房,在原址上翻建一座气派的新宅。按民间的约定俗成,相邻人家中如有一户先翻建房屋应向里缩进一定尺寸,谓之“滴水”,因檐头水滴下来,只能滴在自己的房基上,不能滴在别人的房基或屋面上。可这户人家仗着儿子做官,不愿空出“滴水”的位置,在翻建新宅时,与邻居发生争执,互不相让,最终告到衙门。衙门虽知建房一家有错,但碍于其子是高官,故迟迟未结案。
   准备建房的这户人家觉得自己儿子现在当了大官,只要儿子写封信给常州的地方官打个招呼,官司一定可以打赢,便修书一封,寄给远在万里之外的儿子。儿子是个知书达理之人,看完信后,知道是自己父亲不对,又不能直言顶撞,便写上一首打油诗连同一包银两一道寄回。数月后,父亲接到了儿子的银两和回信。父亲打开信一看,只见儿子在信中写到:“万里来书为堵墙,让人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父亲看了儿子写的这首打油诗后羞愧万分,觉得儿子深明大义,风格高尚,自己险些毁了儿子在家乡一带的名望与气节。他主动向邻居提出,不但空出“滴水”的距离,还愿意在这个基础上再向里缩进三尺之地。他又约上邻居,一起来到官府,撤销了这起讼案。数月后,这户人家的宅院修成,跟承诺中的缩进三尺分毫不差,邻居们知道后,无不被这位进士官员的高尚品格所感动,纷纷赞扬进士一家。
   后来,邻居家也开始翻修老宅,他觉得既然对方有此诚意,决定自家的房屋也向里缩进三尺。没过多久,邻居家的房屋也修好了。大家一看,两户人家互让三尺,中间一下子有了六尺之地,竟然成了一条小巷!从此,这一带的百姓南北出行更为方便了,当地居民感动于他们两户人家互相谦让的美德,为这条小巷取名为“打缩巷”。天长日久,大家觉得“缩”字笔画较多,且看起来颇为不雅,就用谐音改名为“打索巷”。这条小巷虽然不长,却一直沿续到了20世纪90年代。
   打索巷在常州城中略偏东的位置,南经周线坊、双桂坊与西庙沟相接,北到千秋坊,地处天宁区与钟楼区交界处的人民公园东侧,今已成为晋陵中路的一段。路名虽已不存,佳话却还在流传。